背景: 字色: 字号: 双击滚屏:
爱阅小说 > 从赘婿到女帝宠臣 >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老将不死

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老将不死

作者:周元赵蒹葭 返回目录

这一场夜谈,首先是周元把整个大晋如今及未来的战争局面讲了个透彻清楚,确保他们全都明白了,才进行下一步。


下一步主要是针对西海与甘肃镇的防务问题,要宋武和李贺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判断,并拿出完整的防御战略出来。


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极大的考验,因为李贺是将而非帅,他考虑的往往是军队阵型、行军速度、后勤供给这方面的事务,一般不涉及到战略决策。


而宋武实在没有经验,他虽然做了一年多的团营大都督,也去了一趟高丽,但还没有真正自主决策过。


但他至少做过这方面的思考,比李贺要强一点。


“甘肃镇及西海之防卫,要统合考虑,不可分割。”


“两地接壤,雄关毗邻,相距很近,应该围绕肃州卫、凉州卫、西宁卫三个据点,形成一条严密的防线,互相支援,互相补缺。”


“按照之前镇守大同镇之法,坚壁清野,不给敌人留任何资源,大军配合佛朗机炮,固守雄关。”


“这样对方的骑兵发挥不出优势,西域又缺乏攻城器械,战争就会进入我们属实的节奏。”


“对方消息迟缓,加之还未彻底统一,等真正进攻,起码是两个多月后了。”


“我们就以八月十五中秋为节点,他们发起进攻,我们只需要守住四十五天,进入十月之后,西北可能就要下雪了,那时候草也没了,他们的马匹没得吃,后勤供给难度更大,实在没法子,也就只能知难而退了。”


“总结起来就是,坚壁清野、三卫联防、长期消耗,直到对方退兵。”


周元笑道:“看来我不该太担心你们啊,战略计划都已经想得很透彻了。”


宋武脸色有些发红,当着这么多前辈的面被夸,他心情多少还是有些激动。


“我可是要泼冷水了。”


熊阔海突然沉声道:“既然叶尔羌的行动背后,有沙皇国的影子,而沙皇国的情报很可能是宗室在提供,那么我们是否要做一个大胆的假设,甘肃与西海的守军之中,有内鬼?”


这句话说出,宋武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
在防御的关键时期,要是内鬼在食物上做文章,或者来个里应外合,那就彻底完蛋了。


一时间,他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。


熊阔海道:“所以我们到达西北之后,第一件要做的事,是把我们内部清理干净,做到铁板一块,万无一失。”


他看向周元,沉声道:“西北局势复杂,守军世代盘踞,已经形成根系,要挖掘动摇,十分艰难,我一个人有力未逮,所以申请…调南镇抚使叶勉与我一同前往西北,主持情报大局。”


周元缓缓点头,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叶勉那个老东西,一心想要退休享福,这下直接被你搞到西北去了,他恐怕要把你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一遍啊!”


熊阔海笑道:“谁让那老小子精明呢,他对人性的洞察比我还深,对世家大族的构成比我更清楚,带过去肯定有大用。”


“至于西北环境恶劣,打仗艰苦…靠,现在正是他为国效力的时候好吗,享受了大半辈子的人,也该动一动了。”


“大不了打了胜仗,王爷你大方点,给他个爵位什么的。”


周元点了点头,道:“你尽管去画饼,反正我什么也不许诺,到时候论功行赏。”


熊阔海不禁大笑了起来。


而就在此时,外面却传来了明瑞的声音。


“老爷,虎威侯和勇冠侯求见。”


这倒是让周元瞪眼了。


这他妈是深夜啊,这两个老东西不守着自己家,跑到老子这里来做什么。


“让他们进来吧!”


周元想着,要是他们不听话,就让闵天瑞揍人,反正闵天瑞资格也老。


很显然,勇冠侯和虎威侯没想到这里有这么多人。


但他们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地图,已经密密麻麻的标记,心中也明白这是在彻夜谈正事。


“诸位将军,辛苦了。”


虎威侯马国远抱了抱拳,叹道:“深夜叨扰,希望没有影响到你们。”


他们毕竟是老将了,众人也是十分客气,寒暄了一番。


周元道:“两位侯爷深夜造访,所谓何事啊?”


虎威侯看了宋武一眼,犹豫了片刻,才从怀里拿出了一块叠好的布。


他递给周元,道:“请元帅过目。”


周元皱着眉头打开,其他人也把头凑了过来。


只见白布之上,黑字清晰,刚劲有力:“沙皇国入侵女真,辽东岌岌可危,叶尔羌即将一统,西北局面倒悬,大晋面临前所未有之挑战,国家迎来前所未有之困局。”


“吾等老将,退伍多年,纵情奢靡,却也难凉热血。故写此战书,主动请缨,随宋武奔赴战场,保卫大晋之西北,虽死无悔。”


再左边,便是一排排猩红的、以鲜血写下的名字。


“虎威侯马国远。”


“勇冠侯吴台柱。”


“义武侯…”


“靖威侯…”


足足十三个名字,侯爵伯爵都有,皆是年过半百的老将军,皆是曾经为大晋立下赫赫战功的英雄。


“两位叔父…”


宋武有些急了,连忙道:“你们这么大年纪了,能站出来帮我们说话已经足够了,何苦再往西北跑啊。”


他很清楚,这些老将一旦去了西北,那几乎是有去无回了。


“别说了!”


虎威侯咬牙道:“本来不知道你在这里,我们悄悄请缨,出征当天跟着走就是了。”


“但既然你在这里,我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你的叔伯们已经下定决心了,不然也不会写这封血书。”


他此刻面色严肃,目光坚定,咬牙道:“我们也是军人!心中也有荣耀!也想为大晋再出点力!”


“你爷爷死了,你爹娘叔伯全部死了,我们这些做长辈的,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去西北。”


“就是拼上这条老命,我们也要帮你一把,帮你长大啊!”


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也哽咽了起来。


勇冠侯跪了下来,双手抱拳,大声道:“元帅!我们心意已决!请元帅成全!”


周元叹了口气,不禁慨然道:“两位侯爷请起来吧,你们一个腿瘸了,一个瞎了一只眼,西北就别去了。”


“除了一腔热血之外,你们去也没什么用处,我周元虽然平时骂你们几句老狗,但心中还是敬重你们这些前辈的。”


“此事作罢,不要再提。”


勇冠侯突然大声道:“元帅!西北不好守!必定是长时间的惨烈大战!”


“我们是不中用了,但我们只要在那里,军心就不会乱!”


“连我们这些老人都去了,年轻的孩子们,不会退缩的。”


虎威侯也郑重道:“老是老了,经验还在,那边情况复杂,但别忘了我姓马,我就是西海人,那边…马家,我有关系!能镇住局面!”


这句话让周元很心动。


看着两位老人坚定的眼神,周元很难拒绝。


于是他只能沉声道:“说服了宋武,你们就能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