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字色: 字号: 双击滚屏:
爱阅小说 > 夜先生,苏小姐从缅北杀回来了 > 第605章 玩死她

第605章 玩死她

作者:苏清婉夜寻 返回目录

国内,苏清婉和夜寻在医院楼下散步,就接到汉斯的电话。


“苏清婉,你耍我。”汉斯是用吼的。


“怎么了?”苏清婉莫名其妙。


“我的名字。”


“你的名字不是叫汉斯吗?”


“我的中文名。”汉斯咬牙切齿地提醒。


苏清婉想起来了,扑哧一声笑了,“很抱歉,我实在忍不住,否则,我绝对不会笑。”


“你给我等着,别落到我手里,否则,我要把你大卸八块五马分尸。”


汉斯恨不得隔着电话把苏清婉给灭了。


“那你要加油哦,上一次你也是这样说的,我现在还好好的。”苏清婉很无奈。


“和你这样段位的对手过招,我都不过瘾。”苏清婉挂了电话,对着夜寻道:“你说是不是?”


夜寻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是。”


苏清婉和夜寻沿着医院的小河边走,指着水里的鱼,“夜寻你看,这个是锦鲤。”


鱼儿被养得太胖了,肚子圆滚滚的。


夜寻道:“你要喜欢,咱们给家里也养几条。”


“还是不要了,以后有孩子,万一摔水里了,我们没发现怎么办?”


夜寻道:“他们在婴儿时期,我会教他们游泳。”


“可以,我们的孩子也不能被水淹死。”


两人聊得正起劲,浑然没觉得医院大楼那边,杨春雨和晏夫人杨夫人走出来。


原本他们是要回家的,杨夫人说看见夜寻他们不来道别不礼貌。


就带着杨春雨来了。


杨春雨看见苏清婉趴在栏杆上看鱼,恰好这个栏杆不高,在苏清婉大腿位置。


她不动声色地靠近,在距离十几米的位置突然冲刺,对着苏清婉就踹。


苏清婉害她丢了工作,还要被妈妈带回家里管教,指不定回去还要挨打。


她不报仇非君子。


苏清婉和夜寻警觉性很高。


尤其是夜寻,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,第一时间就把苏清婉搂在了怀里。


感觉到背后生风,他带着苏清婉避开风,就看见一个影子从眼前飞出去,掉入水中。


苏清婉趴在栏杆上一看,是杨春雨在水里挣扎。


“救命……我不会游泳。”


晏夫人和杨夫人都没料到杨春雨死性不改。


杨夫人气急攻心,捂着胸口摇摇欲坠。


“天啦,我生了一个什么祸害啊,上天为什么这样惩罚我。”


晏夫人一点也不关心水里的人,扶着杨夫人道:“你冷静一点。”


她很害怕把杨夫人给气死了,她儿媳怀孕,在儿媳眼前死人不吉利。


苏清婉却是看着杨春雨在水里扑腾,吓得鱼儿们全部躲避。


苏清婉道:“夜寻,你快下去救她。”


别人可以见死不救,夜寻他们不行。


一旁一个老爷爷道:“现在不能下去救,姑娘,你一看就是没有救人经验,不会游泳的人落水,会死死抓住一切能抓住的东西,现在下去救,就会被她拖入水中淹死。”


苏清婉的确没这方面的经验,“那要什么时候下去救?”


大爷道:“等她扑腾不动了,没有力气了,下去救她最好。”


苏清婉道:“原来如此,大爷您看来经常做好事。”


大爷道:“小时候家里是水库旁边的,三天两头捞人,习惯了。”


很快,杨春雨扑腾不动了,夜寻跳下去,把人拉了上来。


杨春雨趴在地面疯狂地吐水,然后被早就等候多时的护士拉去治疗了。


夜寻身上湿透了,带着苏清婉回到病房洗澡换衣服。


晏夫人把她做的青菜粥拿出来,给苏清婉吃。


“杨春雨居然想要踹你,这女人心肠太狠了,幸好你没事。”


她想想就后怕。


苏清婉道:“晏妈妈,我能保护好我自己,你不用担心。”


晏夫人愁眉苦脸。


“你这么善良,什么都不计较,我怎么能不担心,那杨春雨可恶,奈何她也没做出什么需要受到法律制裁的事情,动不得她。”


苏清婉道:“其实我觉得她挺好的,这样回去了,没了工作,挺可惜的。”


晏夫人愣了愣,“婉婉,你怎么还替她说话?”


苏清婉笑而不语。


晏夫人半晌才明白过来,一拍手。


“有道理,她年纪轻轻,还是我的干女儿,这样丢了好的工作,的确可惜了,婉婉你放心,我保证把人给劝说留下来。”


晏夫人给苏清婉盛了一碗粥,“你吃一点,能吃多少算多少。”


苏清婉端着碗,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。


晏夫人也不勉强,现在她能吃两口,就是给她面子了。


夜寻洗澡出来,晏夫人就离开了。


他把苏清婉没吃完的粥全吃了。


换上了一套崭新的衣服,看起来很精神。


早上的阳光落在他身上,俊美优雅,很迷人。


苏清婉想起当初第一次见他,他站在园区楼上看她的画面。


也和现在一样,看一眼,心脏就怦怦狂跳。


夜寻的衣襟半敞,露出半个漂亮的胸膛,里面的肌肉纹路性感极了。


他低头亲她的唇,“你悠着点,别伤着自己。”


“嗯。”苏清婉忍不住笑了。


夜寻上班了,王千雪来,听了杨春雨的事情,气得骂了半天。


“就这么走了,太便宜她了,她现在没犯错,只要继续留下来,早晚要犯错,把她送进去才好。”


“留下来,改正了皆大欢喜。”苏清婉就说了这么一句。


王千雪自然懂她的意思,“她要还使坏,玩死她。”


能从园区活着出来的,谁是好惹的!


彼时,另外一位从园区杀出来的袁媛,正在马克书房门口。


今天马克邀请朋友在家里来玩,现在全都在地下室玩牌。


家里佣人不多,都去地下室伺候了。


袁媛拿出之前从马克那里得到指纹,自己做了一根手指。


用手指开了书房的指纹锁。


然后溜进去,找到保险箱,输入密码。


“密码错误,请重新输入。”


她又输入了一个。


“密码错误。”


当她试了三次后,直接锁了五分钟。


袁媛满脸黑线。


这个马克,到底用的什么密码啊!


生日不是,大门密码不是,身份证后面几位数也不是。


要不干脆撬开!


需要工具!


袁媛下一步要做的是买工具。


就在这时,马克的声音从外面传来,“袁媛小姐上哪儿去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