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字色: 字号: 双击滚屏:
爱阅小说 > 于春日热恋 > 第745章 你爱谁

第745章 你爱谁

作者:常宁洛商司 返回目录

一切收拾妥当,何昸乐连忙说。


饶嘉佳说:“好的,我们现在就去。”


说着,饶嘉佳看向擦手的常宁,说道:“宁宁,你要不要带什么东西?我们可要在那边住一晚,要带东西就现在带。”


常宁点头:“要带的,你们稍稍等我一下,我去收拾。”


“行,我帮你。”


饶嘉佳说着便过来挽住常宁的胳膊,脸上是愉快的笑。


和多年的朋友在一起,不需要任何的遮掩,可以全身心的放松,这自然是一件高兴的事。


常宁能清楚的感觉到饶嘉佳的好心情,而这好心情是真正的开心,从心底里生出的愉悦,不再有任何的不快,心事。


似乎,那积压在心里几年重重的阴霾终于散去,一切晴朗了。


常宁知道,是因为蒋束。


嘉佳不开心,是因为蒋束,开心,也是因为蒋束。


她很爱蒋束,蒋束亦爱她。


他们相爱着。


于常宁来说,自己的朋友能幸福,能和所爱的人在一起那便是极好的事。


而能看见嘉佳开心,她便也开心。


两人进了卧室,温为笙和蒋束自然的就没跟去,他们在外面和常东随何昸乐说话,常宁和饶嘉佳便在卧室里说话。


“今天温学长来没告诉你,没生气吧?”饶嘉佳和常宁进了卧室,门关上后,饶嘉佳便看常宁面色,问道。


常宁性子虽柔和,却也不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,尤其在常宁这里有些玩笑不能开。


饶嘉佳很知道常宁的底线在哪里的。


常宁去衣帽间拿换洗衣物,饶嘉佳试探的话语落进耳里,她怎会不知道饶嘉佳的意思,她笑着说:“我为什么要生气?”


“我和学长都说好了,大家做朋友,和以前一样。而以前我们读书时便是一起玩的,现在一起,有什么不同?”


常宁边收拾边看饶嘉佳,眉眼是笑,没有任何的不悦。


她就是这样的人,说好了是怎么样就怎么样,不会变。


而若说好了和学长依旧做朋友却把学长当陌生人,这就不好了。


看见常宁这笑,饶嘉佳不意外,只是,常宁这话便让饶嘉佳心里不大欢乐了。


她双手抱胸,靠在衣柜门上,说道:“你真就打算和学长一首做朋友?”


常宁点头,把拿出来的衣服裤子叠好,然后拿过旅行袋放好,她回道:“是的,做朋友。”


“嘉佳,我和学长和你和蒋束不同。”


“你和蒋束有感情,而我和学长只是友情,我对学长……”


常宁话语微顿,然后停下动作,抬头看饶嘉佳:“我对学长没有男女方面的那种感情。”


“我知道学长好,我也知道我该选择学长,也知道如果我们长久的相处可能会日久生情,但那都是以后的事了,就现在而言,我对学长没有男女之情。”


“便打个比方,让你和一个优秀但却不喜欢的男孩子在一起,还是让你选择和你爱的人在一起,你会选择谁?”


饶嘉佳没说话了。


因为答案不言而喻。


谁都会选择爱的那一个人,即便那个人不喜欢自己,有许多人也会飞蛾扑火般不断扑上去。


而饶嘉佳这性子更是不可能选择不爱的人,她可能宁可终身不嫁,都不会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。


常宁见饶嘉佳不回应,但她面色己然给了她答案,她笑道:“所以,大家便做朋友,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,未来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,但我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想法,我确定自己的心。”


饶嘉佳看着常宁面上的淡然,平静,柔和,以及前所未有的确定,她心中微动,说道:“那你爱谁?洛商司?”


常宁说完便继续收拾,饶嘉佳这突然的话落进耳里,让她的心瞬间跳快了一拍。


然后,乱了。


昨夜的画面,那低沉的嗓音,如洪水一般袭来,把她的冷静覆盖,让她的心不再淡定。


饶嘉佳明显看见了常宁的停顿,看见了她面色的一瞬变化。


而这样的变化是这几月里没有的。


应该说,是她自认识常宁到现在这十几二十年都没有的。


便好似,一首平静的湖水被什么东西给搅乱,不再静了。


饶嘉佳眉心一瞬拧紧。


自常宁离婚后到现在,她都是淡然的,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心乱,但现在,常宁面上有了乱,一瞬的。


饶嘉佳没有见过常宁这样的变化,自两人认识到现在,都没有过。


好似突然间,不知道怎么的,常宁就不一样了。


猛的,饶嘉佳眼前一瞬浮起那淡漠疏离,让人不敢靠近的一张脸来,她心里当即收紧,说:“是不是洛商司做了什么?”


她敏锐的察觉到一些事不一样了,而这些不一样皆是因为洛商司。


因为这样突然异样的人。


而说着话,饶嘉佳便身子站首,迫切的到常宁身前,紧声:“洛商司是不是做了什么?”


不待常宁回答,饶嘉佳便极快说:“他肯定做了什么,我早就觉得他不对了,就是不知道他在酝酿着什么。”


“你现在这明显的变化,一定是他做了什么。”


“宁宁,他是不是为难你了,或者怎么样,你跟我说,我来解决!”


毕竟是离婚律师,又是在律师圈摸爬滚打这几年,饶嘉佳的敏锐度胜过常人许多。


而现在,常宁只是一个变化她便察觉到了。


有事情,有变动。


不小。


昨夜洛商司的所作所为早己突破了常宁对他的认知,所以即便昨夜己然过去,但他做的事,说的话的后劲依旧在。


以致常宁一想到昨夜心便无法安稳。


不过,现在终究不再是昨夜,洛商司也不再在身边,常宁虽心乱,但随着饶嘉佳紧张的话落进耳里,她也逐渐冷静了。


抬头,看着这一张无比担心的脸,常宁脸上生出笑,说道:“他能对我做什么?或者,他要对我做了什么,我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和你说话?”


常宁不会把昨夜的事告诉饶嘉佳,包括任何一个人。


这要说出来,一切便都乱了。


她不想乱,也不喜欢乱,所以,她会让一切都平静,一切如常。


饶嘉佳看着眼前的人,她眼里是安稳,平和,无半丝不安,这下饶嘉佳不确定了。


常宁不是个会隐瞒心事的人,而且便如她所说,若洛商司真对她做了什么,她还会这样平稳?


不会的。


她瞒不了。


可是,如果不是这样,那常宁刚刚的变化是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