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字色: 字号: 双击滚屏:
爱阅小说 > 偏要抢 > 第1127回 测谎仪

第1127回 测谎仪

作者:天难蓝 返回目录

说曹操曹操就到,周若这边在客厅跟周礼和姜明珠夫妻两人聊了一会儿之后,贺显谟也从餐厅出来了。


贺显谟并不知道他们刚才聊了什么,只是,出来的时候,他发现姜明珠看他的眼神带着浓浓的钦佩和崇拜,仿佛他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任务似的,贺显谟咳了一声,正想想问问她为什么这么看他,结果又扫到了旁边的周礼——


刚才周若对他的叮嘱言犹在耳,踌躇了一下之后,贺显谟决定装没看见。


但姜明珠没给他这个机会,主动开口对他说:“贺医生,你真厉害呀!我第一次听三姐吃回头草哦~”


贺显谟:“……”


他仔细咂摸了一下姜明珠的话,特别是“回头草”三个字——所以,刚才他们是聊了之前的事儿?周若还他们那段见不得人的过去跟姜明珠和周礼提了?


贺显谟还挺意外的,意外之余又觉得很开心。


虽然他现在已经熬出头了,但想起之前偷偷摸摸的日子,心情多少还是会有影响,贺显谟也一直觉得,除了谷雨这种以前就知道的之外,周若应该也不会和身边的人说他们过去那一段。


没想到她竟然主动提了,而且还是跟她家人提的。


对于贺显谟而言,这件事情的意义基本上等同于他们的过去得到了肯定。


贺显谟虽然在极力克制,但嘴角还是忍不住扬了起来,暂时也忘记了周若的温馨提示,笑着看向了姜明珠,“谢谢,你也是。”


“贺医生能让三姐吃回头草,身上肯定有很多特别之处,以后贺医生来北城的话,可以和我们一起玩哦。”姜明珠热情地对贺显谟发出了邀请。


贺显谟点点头,“谢谢。”


姜明珠性格很活泼,情商也高,她笑起来很有感染力,说话的语气很容易就能让人产生亲切感,贺显谟并不是个擅长社交的人,但和她聊了几句下来都很舒服。


两个人聊了几句之后,贺显谟才注意到周礼的眼神,接着便意识到了自己方才的“得意忘形”。


他踌躇片刻,还是决定主动跟周礼说明一下:“你没必要吃我的醋,我和你太太只是正常的沟通。”


周礼淡淡地反问: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吃醋了。”


贺显谟:“……”


他现在好像有点理解周若为什么会说他和周礼像了,可能是口是心非的时候很像吧。


贺显谟看到周礼这个状态之后,忍不住也在想,周若看他别扭拧巴的时候,是不是跟他现在一个心情?


像看幼儿园的小朋友,有点小心思都写脸上了,还懊恼地叉腰扭头、拒不承认。


难怪他总是在周若面前落下风被调戏。


“对呀对呀,贺医生你误会啦,他只是习惯了这个表情,不是生气的。”姜明珠也笑眯眯地跟着解释,说话间,她还撒娇一般地挽住了周礼的胳膊,“我老公很成熟的,从来不会乱吃醋,对不对?”


贺显谟看到周礼的视线柔和了不少,然后冲着姜明珠点了点头,惜字如金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
等贺显谟再去看周若的时候,周若已经摆出了一种司空见惯的表情。


贺显谟则开始认真去想周若之前分享给他的“八卦”——姜明珠很会哄周礼,也很会撒娇。


刚刚那两下,贺显谟算是见识到了。


姜明珠不仅会哄,周礼还很好哄,只要姜明珠撒个娇,他再多的不满都能咽下去——贺显谟得承认,即便是到了今天,他还是有些贪心的,因为他看到刚才的那个画面之后,竟然开始想象周若这么哄他的画面。


但贺显谟绞尽脑汁想了很久,都没想出来周若夹着嗓子说话会是什么声音。


周若说话的声音很好听,但语调是偏向于铿锵的,她有些北城口音,发音很干脆,声线不尖锐,有些偏向于中音,加上她为人处世的态度一直很有边界感,很难去想象她发出软软嗲嗲声音的状态。


当然,这可能也是因为他的想象力太贫瘠了。


——


周礼被姜明珠哄好了以后,对贺显谟的态度比之前客气了很多。


虽然谈不上多么热情,但并没有很深的敌意,两人能够正常沟通了。


周礼的性格确实是比较冷一些,贺显谟一直觉得自己话不算多,但周礼的话比他还要少,后来四个人坐着聊了半个多小时,周礼一共也没说几句话。


在公寓待了一会儿之后,四个人便出去准备吃午饭了。


为尽地主之谊,贺显谟将这个招待的任务揽到了自己身上,得知姜明珠是在港城生活长大的,贺显谟便选了附近一家比较地道的港式餐厅。


经过短暂的了解,贺显谟已经摸清楚了一点规律:周礼的态度都要看姜明珠的心情,只要姜明珠喜欢的,他就没什么意见,因此,点餐的时候,贺显谟也就不问周礼了,直接将菜单交给了姜明珠。


一旁的周若看出了贺显谟的意图,和他对视了一眼,挑眉:挺上道啊。


贺显谟朝她笑了一下。


这顿午饭吃得很愉快,结束的时候是贺显谟去刷卡买单的,周礼和去姜明珠也没去抢单。


贺显谟只请了一个上午的假,午饭之后还要去医院,因此四人便先分开了。


贺显谟和周若一起上了车,他抬手腕看了一眼时间,“我先送你回去。”


周若没作答,目不转睛地看着他,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,分辨不出喜怒,还有她的眼神——看着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审问他的。


短短几十秒的时间,贺显谟将自己今天早上到现在做过的所有事情回顾了一遍。


他不记得自己哪里惹她生气了,除非——


贺显谟猛地想到某个可能性,主动开口解释:“我事先不知道你弟弟和弟妹会去你公寓。”


他以为周若是把这个也当成他的计划了——他是安排过一次“意外”,但对象是他父母,前提是他足够了解。


他对周礼和姜明珠哪有什么了解?


“这件事情我没怀疑过你。”周若否认了这个猜测。


这倒是让贺显谟更疑惑了:不是因为这个,那是什么?


他动了动嘴唇,刚想追问,就被周若的声音打断。


“谢骋第二次捐精之前的意外,你记得么?”


周若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视线一刻都没有从贺显谟的脸上移开过,像测谎仪一样扫描他的每个反应细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