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字色: 字号: 双击滚屏:
爱阅小说 > 打奶嗝吐心声,全家炸了全京城 > 第384章 给我烧鸡理解,给我菊花啥意思?

第384章 给我烧鸡理解,给我菊花啥意思?

作者:鲍小熊 返回目录

林宵宵直奔门口开了门。


人是没瞅着,可瞅着一堆东西啊。


门口堆了许多零嘴,牛轧糖、还有肘子烤鸭之类的。


这不算什么,关键是门口除了吃的,还有许多花,册子,及许愿带。


林宵宵边抓着一条牛轧糖啃,边嘀咕着:“好熟悉的场景,好像在哪儿见过。”


噶蹦,咬碎,林宵宵啊了声,拍拍脑壳:“我,我想起来了。”


“好像被人供奉也是这么干的。”


她忍不住掐掐小脸蛋:“我是活的,他们不会把我当死人了叭。”


才嘀咕完,眼前出现一双双鞋,再一抬头,一张张脸怼到她面前。


看到她,激动的像个跳马猴子。


“安和公主,真的是安和公主,终于见到活的安和公主了。”


“安和公主,我们早就听说了你铲除独子村的事迹,你太厉害了。”


“安和公主,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吧,能不能帮我算算我家闺女能不能嫁一个如意郎君啊?”


“还有我,还有我,我儿养了多年的狗子跑哪儿去了?自打这狗丢了,我儿都病了啊。”


“安和公主,我,我每天都给你买大鸡腿,你保佑我老娘身体快快好起来吧。”


啊,她算是看明白了。


这些人,要么把她当成能掐会算的大仙了,要么把她当成许愿树了。


才想拒绝,忽地想到自己的计划。


黑汪汪的大眼睛一骨碌:“我,每天只选三个人昂。”


又从兜兜里掏啊掏,掏出一个皱巴巴的手绢。


别看她小肉手胖乎,但灵巧啊。


翻来翻去,也就几下子,便把手帕翻成一朵花。


她甩了甩:“我这手帕花花落在谁头上,我就给谁算算。”


百姓们欢呼着。


个个像等着投喂的鸭子,抻着脖子探着脑袋。


林宵宵的手翻来翻去,忽地往天上一抛。


手绢就像有灵性似的,飘着飘着便寻了个人落下了。


恰好落在方才询问狗子失踪的那家人身上。


这是一对母子,老母亲年纪很大了,儿子也得有二十岁了。


老母亲很爱儿子,她激动的抓着儿子的手:“儿啊,咱们幸运啊,竟然被大师选中了,你不是说那些狗子找不到你寝食难安么,快让安和公主好好算算,那些狗子去哪儿了?咱家是不有啥不好的玩意啊,咋总丢狗呢。”


老太太絮叨起来就没完了:“安和公主,你是不知道啊,我儿媳妇喜欢狗,可自从嫁到我家,那狗都丢了,最后啊,还因为丢狗这事,和我儿和离了啊。”


“这事成了我的心头病啊,我就想知道我家和狗是不有啥孽缘啊。”


林宵宵看她急的是上气不接下气的。


大眼睛落在老太太身边的儿子身上,偏了偏头,用深藏功与名的眼神看他:“你,真的不知道那些狗狗在哪儿吗?”


被点到名的男子浑身汗毛立起,他眼神闪烁,别过头去:“我不知道。”


他又伸手去拽老母亲,皱着眉头:“娘,我都说了,那些狗咱们慢慢找,你瞎问什么。”


“我不是为了你么,你天天喝酒,问你为啥喝酒,你就说因为狗丢了心里难受。”老太太道:“看你这么寝食难安的,娘心里能好受么。”


林宵宵忽然轻快的笑了,笑声讥讽:“寝难安,食估计安的很呀。”


她耸耸肩:“也是,天天晚上狗肉配酒,太舒服啦。”


男子的脸色猛的变了:“你,你在胡说八道什么!”


老太太也懵了:“什,什么狗肉配酒?”


“老奶奶,你知道你儿媳妇为啥和你儿子和离吗?”


“因为你儿子把你儿媳妇养的几条狗都吃掉了哦。”


她伸出三根手指头:“三天一个,吃的可香啦。”


“你儿媳妇过不下去了,选择离开,你儿没有狗吃了,就骗你想养狗,养狗才有精神寄托。”


“你就想办法给你儿买了好多狗回来,他就骗你狗丢了,其实都吃了。”


老太太的脸都石化了,她僵着脖子转过去:“儿,安和公主说的是真的么?你,真的吃了那些狗?”


男子的面部肌肉颤抖着,对自己老母亲用着道德绑架:“娘!你不相信我,却相信一个外人是不是!”


林宵宵就喜欢惩罚这种死鸭子嘴硬的人。


小手一挥,男子忽然抱住脑袋,蹲了下来,神色痛苦,抓着身上:“啊,疼,疼!”


他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众人频频侧目。


“啊,快看,他流了好多血。”


“他身上有好多狗咬的痕迹。”


“狗来报复他了!”


男子跪了下来,咣咣磕头:“我错了,我承认我嘴馋,我吃狗肉了,我错了我错了!”


他身上少了一块块的肉,最后都疼得晕了过去。


老太太双手合十,谢过林宵宵后,掩着脸,拖着满身是血的儿子离开了。


这事过后,林宵宵的名声更大了。


接连两天,孟家门口人流如织,都等着林宵宵把幸运名额降到他们头上。


第三日,手帕花飘啊飘,飘到了一个女子的头上。


女子身边的丫鬟吓坏了,忙把手绢花取下来,看向四周,愤怒的问着:“是谁乱扔东西?可知道扔在了五王妃的头上。”


有百姓怯怯的道:“是,是安和公主的帕子。”


“被安和公主选中真的很幸运。”


“安和公主来了。”


众人下意识并成两排,给林宵宵闪出一条路来。


林宵宵看过去,她也是头一次见到五王妃。


听闻五王爷孟雷和五王妃刚成亲时十分恩爱。


感情是从他们女儿孟庆蕊出生,并长到五岁的时候才冷淡下来的。


他们的女儿孟庆蕊从小得了一种奇怪的病,见不得人见不得光,喜欢胡言乱语,还有狂躁症。


后来被五王爷带出去治病了。


五王妃从那以后郁郁寡欢,不经常出来见人。


今儿个出来是为了探望女儿。


五王爷孟雷答应她,让她每个月去看一次女儿。


五王妃知道这位赫赫有名的安和公主,也不愿起冲突,微微一笑,把帕子递过去:“安和公主,这帕子物归原主。”


林宵宵后退一步,摆摆手……


五王妃想把帕子还给林宵宵。


却不想林宵宵压根没有想接的意思。


她后退一步,摆摆小手:“不不不,这个你需要。”


五王妃倒是有些听不懂了,她轻晃脑袋,发髻上的少许白发十分刺目。


“安和公主此话,我倒是听不懂了,府上有许多帕子,我为何需要这一帕?”


五王妃身边的人压低声音解释了原因。


五王妃恍然:“原来,这帕子还有这等作用,可是,我没有需要求助的事。”


林宵宵摆摆小手:“不,你需要!”


她高深莫测的背着小手,晃着小揪揪:“你要去看你女儿对不对?”


“满京城的人都知道我每个月朔日都会去探望我女儿,这不稀奇。”五王妃眉心浸着焦躁,觉得耽搁时间了,她探望女儿的时辰可是有规定的。


林宵宵见她着急要走,也不拦着,迈着小短腿嗒嗒嗒跑过去,让她低下头。


悄咪咪的从袖子口口里掏出一个小纸鹤递给她,又悄咪咪的说:“你想知道你女儿的真相,你就把小纸鹤放出来。”


五王妃心里抗拒的想要推开,可手却把东西收了起来。


别看第一次见安和公主,却觉得她十分有魔力。


五王妃上了马车,丫鬟们随行伺候。


晃晃悠悠的,终是到了那所山庄。


房间门打开,五王妃走进去,隔着薄薄的屏风,她满心激动欢喜的看着女儿:“蕊儿,你的病如何了?”


“你吃的好么?”


“睡得好么?”


“你父亲有没有说过,你何时彻底恢复回到家中?母亲想和你日日在一起。”


屏风后的女子道:“父亲说还要稳固稳固,不然就前功尽弃了。”


“好吧。”五王妃说了会子话,又看了一眼女儿,丫鬟便催促着时辰到了。


她起身走到了门口,在这一刻想到了那只小纸鹤。


她故意抖了出来,只见小纸鹤有灵性般撞开了屏风。


五王妃的女儿正坐在床榻上,用手揭开了覆在脸上的人皮面具。


五王妃震惊的愣在原地,接着冲过去抓住她的身体使劲摇,用手捏她的脸:“你是谁!说!为何带着我女儿的脸!说啊!”


冒牌货吓坏了,她张嘴想喊人,却发现半个字喊不出来。


五王妃看去,一个小纸鹤变成了许多小纸鹤。


他们成了最有力的小帮手。


小纸鹤们在女子和丫鬟们面前晃了一圈。


五王妃恍惚间又回到了门口。


屏风重新立起。


女子毫无变化。


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
五王妃明白,小纸鹤的意思是让她知道真相,但不要打草惊蛇。


五王妃压下震惊的情绪,恍若无事的回到了王府,和自己的夫君虚伪的说话。


“我就说女儿很好,看过之后安心了吧。”孟磊喝了一杯酒,手指在膝上有节奏的敲着。


五王妃压下疑惑,他为何不说实话?他在隐瞒什么?她的女儿究竟去哪儿了?


深夜,见王府的人都睡了,五王妃把房里的丫鬟用熏香迷晕了。


迷晕之后又换上了丫鬟的衣裳,换装之后悄悄从后门出去了。


这一路她走得飞快,生怕有人发现,耳边充斥着她呼呼的喘气声。


她来到孟家门口,看着紧闭的大门,昏暗的院子,深深叹了口气。


她喃喃:“也是,那么晚了,公主一定歇息了。”


她失落的回头,打算离开。


身后的门吱呀被推开了,白菜露出一颗圆圆的脑袋。


“是五王妃吗?”


“公主,让我等着你呢。”


五王妃:“公主怎知我要来?”


“公主,什么都知道。”白菜说话间,羞涩透着小小的骄傲。


五王妃随着白菜来到了林宵宵房间。


人类幼崽穿着软软的亵衣,脑袋上顶着一颗丸子头。


地上摆了一圈小木头方块,她饶有兴趣的用小手一推。


哗啦啦,小方块倒了一排。


人类幼崽乐得拍着小爪爪:“好玩好玩。”


瞥到五王妃也不惊讶,朝她招招小手:“你来给我摆好。”


五王妃照做了,摆好之后,林宵宵又用小手一推,哗啦啦推倒了。


“恩,我知道你女儿在哪儿啦。”林宵宵忽然话锋一转。


“公主……”


林宵宵瞥她,五王妃这时的情绪最浓,用她的手推过,才有他家的气运卜卦,这样会更准的。


“你夫君后天是不是要去拉帮结伙呀?”林宵宵开门见山的问。


五王妃没想到她如此直白,点点头:“是,他会定期和一些王公大臣聚一聚,为……皇位做准备。”


“哦豁,野心好大,可是本事太小。”林宵宵打了个哈欠,困得睡眼朦胧的:“你,你先走吧,后天我们在云居酒楼见。”


五王妃:……


在林宵宵眼里,日子过得极快。


可在五王妃那边,却是掰着手指头过日子。


终于到了后日,五王妃贴上了林宵宵给她的隐身符,急急的朝相约地点走去。


她们在马车前碰头。


“烧鸡烧鸡,我是烧鹅。”


暗号成功,上了马车。


马车在路上走啊走。


终于到了一处小宅子。


五王妃下了马车看去,微微愣住:“这,这宅子是往年我来避暑的宅子,怎的,怎的带我来这儿了?”


“我女儿在这儿?可我从未见过啊。”


林宵宵神秘笑笑,正要往里走,五王妃道:“里面是王爷的人。”


“没事没事,跟我来。”林宵宵摆摆手。


她们果然进去的很顺利。


五王妃仔细一看,发现孟雷安排的人身上落了一只控制人心的小纸鹤。


林宵宵循着气息来到一个上锁的房间。


五王妃道:“这是我们的书房,我和王爷常常在里面画画,写诗。”


林宵宵嗯嗯的答应着:“诗情画意,还有人每天欣赏,不错不错,嘻嘻。”


五王妃觉得她话里话外尽是嘲讽。


她来到一堵墙面前,按开了机关,那扇暗门缓缓的打开了。


五王妃疑惑这里何时冒出一个机关门。


随着机关门打开,她往里面看去。


这么一看,顿时呆住了。


她不由得捂住嘴巴,死死的咬住了唇……